导语:一门一贵妃,二公主,三郡主,三夫人,真是贵盛无比,震古铄今。又重赠父杨玄琰为太尉齐国公,母李氏重封为梁国夫人。还在京都特建杨氏家庙,玄宗亲制碑文,御书勒石。

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这个成语说的是汉居摄二年,有一个叫唐公房的人,在汉中郡衙做官。一天在城固老家遇到一位修仙得道的真人,他便拜这位真人为师,并给真人送去鲜美的甜瓜品尝,真人感其诚心,让他到婿谷口山上赐给仙丹。公房服了仙丹后,便能辨别鸟兽语言,且行走如飞,数百里外郡府转眼即到,郡守十分惊讶。汉中郡守遂跟公房学道,但始终不得其法。郡守以为公房故意留一手不教,欲加害公房和家人,命手下人去城固捉拿唐妻及子女。公房把这一情况告诉师父,真人说不必惊慌,他有一种仙药服后即可飞天而去,唐妻留恋房舍及禽畜,仙人又给房屋涂上仙药,全家人以及禽畜也都服了仙药:“须臾,有大风玄云来迎公房与妻子,房屋、六畜倏然与俱去”。于是“鸡鸣天空”“狗吠云中”。这就是唐公房全家“白日升天”的故事,也是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成语的来源。其实,玄宗朝的杨贵妃一家才是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的真正典型。

杨贵妃小字玉环,弘农华阴人。后徙居蒲州永乐独头村。父名玄琰,曾为蜀州司户。杨玉环生于父亲任所,十岁时丧父,寄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杨玄珪家。开元二十三年十一月,嫁与寿王李瑁为妃。开元二十八年十月,唐玄宗幸临温泉宫,派高力士到寿王府邸,召杨玉环入温泉宫。体态丰艳,倾国倾城的杨玉环,让唐玄宗一见倾心,但因份属翁媳,为掩人耳目,玄宗先安排她出家为道姑,改名太真,改南宫为太真宫,名为修道,实为纵欢,宫中人皆称其为“娘子”。天宝四年七月,为了安抚寿王,玄宗将左卫中郎将韦昭训的女儿嫁与寿王为妃。也就在当月,玄宗在凤凰园册封太真宫女道士杨太真为贵妃。入宫进见之日,玄宗击节,贵妃吹笛,共同演奏玄宗所作《霓裳羽衣曲》,其音绕梁,果天作之合,玄宗大喜过望。是夕,玄宗亲授金钗钿合,作为定情赐物。宴毕,各乘酒兴,携手入宫,续成一首鱼水同欢,翁媳联床的艳曲。

次日起身,玄宗又亲自执镇库之宝紫磨金琢成步摇,至妆阁,为贵妃插鬓。贵妃不仅有闭月羞花之貌,还善于迎合上意,这让唐玄宗对其愈加宠爱,他曾对后宫嫔妃道:“朕得杨贵妃,如得至宝也。”他对杨贵妃的宠爱已超过了死去的宠妃武惠妃。贵妃享受的礼数等同于皇后。贵妃有姊三人,皆丰硕美貌,工于谑浪,巧会旨趣,每入宫中,移晷方出。册封贵妃之日,赠其父杨玄琰为济阴太守,母李氏为陇西郡夫人。后来又赠杨玄琰为兵部尚书,李氏为凉国夫人。叔父杨玄珪擢为光禄卿银青光禄大夫,远房堂兄杨铦当上了鸿胪卿,另一远房堂弟杨锜官封侍御史,并将太华公主下嫁给他,礼遇超过诸公主,赐甲第与宫禁相连。另一关系更复杂的堂兄杨钊,拜为户部侍郎,不到一年时间,便兼领十五余使,转给事中兼御史中丞,专管钱粮。自此杨氏权倾天下,“五杨”宅中每有吩嘱,台省府县,若奉诏敕。若官吏有所请求,但得“五杨”援引,无不如志。由是,四方贿赂,日夕不绝。

天宝七年,加封杨钊为御史大夫,兼权京兆尹,赐名国忠。封大姊为韩国夫人,三姊为虢国夫人,八姊为秦国夫人。三夫人同日拜命,并承恩泽,皆月给钱十万,为脂粉之姿。然而,虢国夫人却喜不施妆粉,自炫美艳,常素面朝天。当时杜甫有诗云:“虢国夫人承主恩,平明上马入宫门。却嫌脂粉污颜色,淡扫蛾眉朝至尊。”从杜诗中可以看出,虢国夫人的“承主恩”是另有深意的。

图片 1

“五杨”官邸并峙于宣阳里中,甲第洞开,僭越宫庭,车马仆从,照耀京邑。五家竞相夸耀,每筑一堂,费辄巨万,若见哪家建筑规模超过自己,则自毁重造,土木之工,经年累月不舍昼夜。杨国忠赐第在宫东门之南,与虢国夫人府相对,与韩国、秦国夫人府,甍栋相接。天子幸其第,必过五家,每赐御食及国外进贡,皆颁赐五宅。又赐虢国夫人照夜玑,秦国夫人七叶冠,由贵妃转赠杨国忠锁子帐,皆稀世之珍宝。自开元已来,豪贵荣盛,如此恩宠,未之比也。

唐玄宗每游幸必与杨贵妃同行,若乘马,则高力士为贵妃执辔授鞭。宫中为杨贵妃刺绣织锦、雕镂金玉器物的不下千人。为了供应生日及时节庆典,又任命杨益为岭南长吏,日求新奇以进奉。岭南节度使张九章,广陵长史王翼,以端午进贵妃珍玩衣裳,异于他郡,由是,张九章加封银青光禄大夫,王翼擢为户部侍郎。杨贵妃喜欢吃荔枝,贡品必须是新鲜的。于是派快马日夜不停地传送,路途数千里,荔枝送到京师尚未变味。自此,天下奢靡之风盛行。

玄宗每年冬十月都要驾幸华清宫,越冬而还。去时必与杨贵妃同辇。华清宫有端正楼,是杨贵妃梳洗之所;有莲花汤,是杨贵妃沐浴之室。驾幸华清宫时,杨氏五家随行,车马仆从,充溢数坊,锦绣珠玉,鲜华夺目。每家为一队,每队着一色衣。五家合队,似云锦粲霞,如百花焕发。沿途遗钿坠舄,不可胜数。香气达数十里,数日不绝。每一队驼马千余匹,并以剑南节度使旌节器仗为前驱。出有饯饮,还有软脚。远近饷遗,珍玩狗马,阉侍歌儿,相望于道。

“饱暖思淫欲”,虢国夫人素与杨国忠私通,至是居第相连,昼夜往来,淫纵无度。每当夜间入谒,必连辔并马,挥鞭而行,以为笑谑。仆从侍女,前呼后拥,约百余骑;秉烛如昼,鲜装艳服,兄妹同车并坐,亦不施障幕,衢路观者如堵,无不骇叹,故时人视为雄狐。

十王宅,百孙院,乃唐玄宗儿孙居住处。宅中男婚女嫁,皆凭韩国、虢国、秦国夫人介绍,每一人需交纳一千贯谢资,获夫人应允后,唐玄宗方批准婚嫁。

天宝十年上元节,杨氏五宅夜游,遂与广宁公主骑从争西市门。杨家奴仆挥鞭误及公主衣,公主堕马。驸马程昌裔下马搀扶公主,也被杨家奴仆抽了数鞭。次日公主上朝哭奏,玄宗仅令杖杀杨家奴仆一人。越一日,免程昌裔官,不许朝谒。于是,杨家专横,出入禁门不问,京师长吏为之侧目。杨国忠曾对僚属说:“吾本寒家子,一旦缘椒房贵戚,受宠至此,诚未知如何结果也。但我生恐难致令名,不如乘时行乐,且过目前哩!”杨国忠其实已预知了未来的结局。当时有民谣曰:“生女勿悲酸,生男勿喜欢。”又曰:“男不封侯女作妃,君今看女作门楣。”天下人羡慕如此也。

天宝十一年,李林甫死,又以杨国忠为相,兼任四十余使。天宝十二年,加封杨国忠为司空。其长子杨暄举明经,学业荒陋,不能及格。礼部侍郎畏杨国忠势盛,竟将杨暄置于上第。未几,杨暄擢为户部侍郎。杨暄先娶延和郡主,又封银青光禄大夫、太常卿,兼户部侍郎。杨国忠的小儿子娶了万春公主。贵妃堂弟秘书少监杨鉴,娶了承荣郡主。一门一贵妃,二公主,三郡主,三夫人,真是贵盛无比,震古铄今。又重赠父杨玄琰为太尉齐国公,母李氏重封为梁国夫人。还在京都特建杨氏家庙,玄宗亲制碑文,御书勒石。叔杨玄珪进拜工部尚书。韩国夫人外孙女崔氏,嫁为太子的长子妃;虢国夫人子裴徽,娶了太子女延光公主;秦国夫人外孙柳钧,娶了长清郡主,女婿弟柳潭,娶了太子女和政公主。杨氏一门俱与帝室联姻,真个是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。

然而,物极必反,恒古不变,贵则贵矣,这种任人唯亲,靠裙带关系显贵的,又有几个有好下场的。盛极一时的杨氏家族如当年的武氏门庭一样,果然在天宝十四年十一月的“安史之乱”中,灰飞烟灭了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

由此可见,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,这种任人唯亲,靠裙带关系显贵的用人政策是极危险,极有害,极无根基的。一但风吹草动,不仅会给裙带家族带来厄运,还会动摇国家的根基,给国家带来厄运。这就是杨氏家族“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”给后世留下的历史教训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