洋口东北边的海里有一个洋,叫做”黄蛇洋”。凡是下海的人经过那里,都能听得到夯郎夯郎的响声。这黄蛇洋为什么有这响声呢?

原来在很久以前,这里也是平平的海滩,既没有港子,也没有洋,当时就靠堤岸挡住海水。后来,堤北边出了一条大黄蛇,这条蛇有水桶那么粗,有多长呢?它的头伸到九尺高的堤岸南边的沟里吃水,还有半截身子拖在堤北。大黄蛇隔五六天出来一次,总是晚上出来它出来是要到堤岸南边吃甜水。开始,有些下夜潮海的人经过那里,碰到蛇正在沟里吃水,还以为沟里搁了座独木桥,抄近路的人就从蛇身上走过去,事后听说是条大蛇,个个吓得要死。后来又听说它吃猪子、吃羊子、吃人,总是一口一个,嘴一张,就能把人吸进肚子里。这事一传十,十传百,最后传到当朝皇帝那儿。

皇上一听说出了这么大的大蛇,便马上召集文武大臣商议,要派兵马将这条大蛇除掉。当时有一个大臣奏本说:”这么大的蛇派兵马前去也很难除去,弄不好还会损兵折将。

只有扎成假人假马,里面装石灰,外面穿讨饭花子的衣裳,因为讨饭花子的衣裳不换不洗,有人身上的味道,蛇闻见这个味道,就会把假人当真人吞下去,蛇一吃水,石灰遇水就泡开来,这样蛇就可以不打自亡。”皇上一听,这个计策很好,马上派能工巧匠做好假人、假马,挑选上好的生石灰灌在假人、假马肚里,穿上讨饭花子的衣裳,估计到蛇在出来的前一天,把假人、假马运到蛇经常吃水的地方布置。

这一天,蛇出来了,皇上先派了几十骑快马从蛇面前一阵风跑过。蛇听到有人马走动,发起脾气,见人就吃,见马就吞。其实它吞吃的尽是假人假马,直到把肚子填饱了才歇手。然后,它再把头伸到沟里喝水。水一喝下去,蛇肚子里的生石灰遇到水,就像火上浇了油,蛇肚里立刻如开水沸腾、万把刀在戳。那蛇疼痛难熬,拼命往东北边的海里游,所过之处,就留下一条深深的港子,也就是现在的洋口港。蛇游了一刻儿,石灰更加发作,蛇再也无力游了,就在海里又翻又搅,把海搅成一个洋,蛇也就死了,沉到洋底。但石灰还继续在涨,所以,”黄蛇洋”也就由此而得名。至今听到的”夯郎夯郎”的响声,就是蛇肚子里的石灰在涨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