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 1

曹丕是三国时代着名的文学家、诗人,建安文学代表者之一;少有逸才,广泛阅读古今经传、诸子百家之书,年仅八岁,即能为文。他更是三国时代第一位皇帝,结束了汉朝四百多年统治。未登基之前,他对篡夺大汉皇权还是心存顾忌的,一方面经常作作谦让的文章;另一方面则部署人马紧锣密鼓地制造各种谶语,从而为自己能名正言顺地接受“禅让”披上神圣的外衣。

先是博士苏林、董巴上言,他们从天文历象上总结出了一条“惊人”的规律:岁星在某次,某次所对应的国就兴旺发达、接受天命。其推理过程是这样的:岁星在天空运行,每十二年行一周天,所以天穹上的黄道就按岁星的运行划分为十二等份,这就是“十二次”。而古人又把地上的州域或王国对应于天上的十二次,天上十二次中的某次发生了什么变异,那么与它对应的那个地区或王国也就会出现吉凶灾祥。这应该就是董仲舒“天人感应”学说的升华。

按照东汉大经学家郑玄的《周礼》注,这十二次和十二分野的对应如下:星纪——吴越;玄枵——齐;娵訾——卫;降娄——鲁;大梁——赵;实沉——晋;鹑首——秦;鹑火——周;鹑尾——楚;寿星——郑;大火——宋;析木——燕。

这里的十二分野中没有魏,但曹操所封的魏在赵地,分野自然应定为大梁。尤其,曹操在世时曾说“苟天命在孤,孤为周文王矣”,所以苏林博士就很自然地拿周与魏相比。而周文王开始受命为西伯,正是岁星在鹑火的那年,周武王伐纣,也是岁在鹑火。

不得不说,苏博士的这种说法是对于古代十二分野说的一次大创新。然而试想,岁星每十二年要把十二次运行一周,那么按此说法,十二个国就都要轮番受命一次,这岂不会搞得天下大乱?这些御用文人、学者,为了取媚于自己的主子,极尽牵强附会、阿谀奉承的恬不知耻的下作之事。

但是,这个新理论对此时的曹丕却很有用,他禁不住就联想起来:光和七年,岁在大梁,父王曹操开始靠讨黄巾起家;十二年后,即建安元年,父王曹操开始迎汉献帝至许昌,拜大将军,开始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;又过了十二年,建安十三年,父王开始位居丞相;再过十二年,即今年,就该他曹丕受命为天子了。

其实这些都是骗人的小把戏,根本经不起用心的推敲。比如,若是按照这种理论算的话,那么建安二十一年曹操晋封为魏王,次年又设天子旌旗,都不是“岁在大梁”,这又该作何解释呢?不过,人家苏林、董巴二位博士还有后招儿,这魏应受命为天子的另一个根据,正是他们从“纬书”中摘下来的两句话,并加以附会而成:

一、建安二十五年,是庚子年。经典纬书《诗推度灾》中说:“庚,就是更换;子,就是此。庚子就是要对眼下的政权进行更换。”(“庚者,更也。子者,兹也。圣人制法天下治。”)但这个根据也实在有些勉强,六十年就是一个甲子,难道每隔六十年就要“更兹”一次吗?

二、《诗推度灾》又曰:“王者布德于子,治成于丑。”这是说今年天更命以圣人制治天下,布德于民也。这个说服力也不够强,因为并没有指明这“圣人”是谁。所以曹丕还是觉得时机不够成熟。在这之后不久,左中郎将李伏、太史丞许芝一同上表说:“魏应当取代汉,已被图纬所证,而且例子很多。”群臣于是趁势上表劝说魏王曹丕顺应天命人心,但是这个曹丕还是端着架子不批准。他得先让李伏、许芝等人把证据都摆好。

这样,精心准备了良久、已经胸有成竹的许芝就为曹丕摆出七条他应代汉的有力证据:

第一,当时风传有凤凰、黄龙、麒麟等“祥瑞”出现,而经典《易传》即《易纬》中就说:“上下流通圣贤昌,阙应帝德凤凰翔,万民喜乐无咎殃”、“圣人受命,阙应凤凰下,天子虏”、“黄龙见,天灾将至,天子绌,圣人出。”也就是说“祥瑞”一出,正是改朝换代之契机。

第二,经典纬书《春秋玉版谶》中说:“代赤者魏公子”,魏公自然就是指曹操,他的儿子自然就是指曹丕,而“赤”者正是指汉,因为汉高祖自称是赤帝的儿子。

第三,经典纬书《春秋佐助期》中说:“汉以许昌失天下。”

第四,《春秋佐助期》还说:“汉以蒙孙亡”,汉朝到了“蒙孙”时就要亡了。汉朝传了二十四帝,现在的献帝早已昏昏蒙蒙、糊里糊涂了,所以合该着灭亡。